北单赛事对阵:一個嬰兒的起死回生

來源:網絡 發表時間:2018-06-20 17:11

北单胜负过关第80501期 www.uhhuz.com 不久前的一天,我作為一名大學四年級的醫科學生,正在馬尼拉一家公立醫院參加產科的第一次實習 。我與我一起上班的同事將這家醫院戲謔為“嬰兒制造工廠”,因為在24小時期間,迎接180名嬰兒的誕生是很平常的事情。

那天也是我25歲的生日。我對于即將到來的準媽媽,感到準備不足。由于沒有經驗,我心里不斷地在祈禱,千萬別在小生命降臨時把滑溜溜的嬰兒掉在地上??!

不久,我就有事可做了。在接生期間,我不時地用再堅持一下的話來鼓勵產婦們。另外,用“馬上就能發現孩子的性別”這種話也對她們將孩子生下來具有極大的激勵作用。

大約到晚上10點左右,我已經工作了15個小時——一個產婦被領到我的接生臺前。她大約二十七八歲,白皙的皮膚,長長的頭發。這是她第二次生孩子,但她卻在輕聲抽泣。這名婦女由于好幾天沒有感到嬰兒在肚子里動了,于是就有了不祥的預感,下午醫生曾用多普勒超聲波給她作了檢查,結果發現嬰兒已經沒有了心跳。醫生告訴她,嬰兒已經死了。我此刻的任務就是將已死去的嬰兒接生下來。我很奇怪為什么不給這名可憐的婦女進行剖腹產來減輕她的痛苦,但轉念一想,既然醫院里這么忙,手術室一定不夠用。一名住院部醫生告訴我,這個接生病例應該很“容易”,因為孩子已死,而且母親以前也生過孩子。她說我應該能在不到30分鐘的時間就能讓死嬰生出來。那天夜里,我第一次沉默不語。我該怎樣說服這名婦女將她的死嬰生到這個世界上來呢?差不多一個小時之后,那名住院部醫生來到我身邊問我怎么還沒有接生

下來。我悄悄告訴她,我能夠摸到嬰兒的頭部,但是,產婦用力卻不夠。我詢問她我是否能采用外陰切開術來擴大產道。她點了點頭表示同意。

我很快就實施了手術,嬰兒立刻就滑入了我的手中。他是一個可愛的男孩,重約3公斤。我把嬰兒放在一張無菌布單上,然后將嬰兒裹著,將他放在母親的腹部。這位母親看了一下她死去的兒子,就把頭轉了過去。我一直沒有吱聲,因為對于一個生下死嬰的母親來說實在是無言以對。

當我開始縫合剛切開的傷口時,突然聽到一聲輕微的咳嗽聲。我抬頭瞧了瞧仍在母親腹部上的“死嬰”,此時我聽到了一生中最可愛、最奇妙的聲音?!八烙ぁ貝笊靨淇奩鵠??!奧檉?,你的孩子還活著!”我大聲驚呼起來,一遍又一遍。產婦的輕聲哭泣這時變成了幸福的淚水?!耙繳?,謝謝您帶給我孩子的生命?!彼馗吹廝檔?。

那天,是我記憶最深的一個生日。沒有什么能比得上這奇跡般的時刻。它使我第一次懂得,醫生也會判斷錯誤。本來我可以很自然地認為,這應該是一個死嬰,在給母親看過之后,就隨手把嬰兒處理掉了,那無疑對母親來說是一個終生的遺憾,盡管她也許永遠不會知道。而對我來說,卻是一個終生的遺憾,盡管是無意所為。

我后來從未得知這位母親和她的孩子出院以后的境遇。然而這件事卻永遠留在了我的記憶之中。它使我相信,奇跡有時確實會發生。